新浪湖南 资讯

22岁女生毕业后带着4岁“孤独症”弟弟生活

新浪湖南

关注

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

摘要: 3月23日上午,在长沙岳麓区一家艺术培训学校里,培训老师田晓燕正在整理她和弟弟小可(化名)的新 “ 家 ”。

3 月 23 日上午,在长沙岳麓区一家艺术培训学校里,培训老师田晓燕正在整理她和弟弟小可(化名)的新 “ 家 ”。

田晓燕的眼神几乎时刻注视着小可的举动,也会时不时地跟他讲几句话。但小可专注自己的事,不给回应。

他患有 “ 孤独症谱系障碍 ”,不会跟他人语言交流,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。

田晓燕坚信,自己能带他看到不一样的世界。于是把他从父母的身边 “ 要 ” 了过来,22 岁的姐姐带着 4 岁多的弟弟住在培训学校里悉心照料,经常有人将他们认成母子。

3 月 23 日,田晓燕告诉潇湘晨报记者,照顾弟弟是二人双向选择后的完全自愿行为,自己并不是所谓的 “ 伏弟魔 ”。

22 岁姐姐带着孤独症弟弟生活,经常被人误认为母子

2018 年,田晓燕正在南昌上大学,母亲带着两岁的弟弟到学校看望她。那一次,她敏锐地发现了弟弟跟其他小孩不一样的地方。

“ 当时我发现他不怎么理人,跟他说话没有回应。” 小可没有表达的欲望,对母亲和姐姐也没有表现出依赖感。担心他会是个聋哑人,家人带着他在南昌、长沙的多个医院做了全方位的检查,得知他的耳鼻喉并没有问题。

最终结合其他的表现,医生称,他有孤独症的倾向。

为了帮助弟弟走进普通人的世界,田晓燕决定用自己的耐心陪伴他。2020 年 6 月,大学毕业后的田晓燕来到岳麓区一家艺术培训学校成为声乐老师。年底,为了引导弟弟更好地适应生活,便将他从张家界接到了长沙,从此跟他生活在一起。

学校方得知了田晓燕的情况后,专门给了他们一间独立的房间。近日,他们搬到了一间更加宽敞的新宿舍。

为了照顾弟弟,田晓燕牺牲了许多个人的时间。工作不忙时,她一直陪着小可;上班时,尽量让他出现在自己的视线,有时会把他锁在房间内 …… 年轻女孩带着一名小男孩,不少人会误认为小可是她的孩子,“ 开始还会跟人解释几句,后来也就无所谓了。”

期望:找到能接纳弟弟的学校

在田晓燕做整理时,小可突然打开了房间门,快速向楼下冲了过去。记者一路追随过去,发现他钻进了一对中年夫妻的家中,他们是培训学校的房东文军和朱冬霞夫妇。

小可进屋后,径自爬上了沙发开始看电视。朱冬霞说,除了姐姐之外,小可最粘文军。爬上沙发后的小可接过朱冬霞给的香蕉,很快递给了文军,一言不发地等着他剥了皮喂自己。

在田晓燕无暇顾及的时候,夫妻俩和同事们帮她分担了许多。在不久前,小可曾径自跑出校区,田晓燕一度急到报警。

有一次,小可来到了自己短暂呆过的幼儿园。3 月中旬,培训学校附近一家幼儿园终于同意了让小可入园学习。但田晓燕没有开心多久,就接到了园长的电话,称小可 “ 不守纪律,完全管不住。” 无奈,她最终只能再次将他带回身边。

穿鞋、扔垃圾这些看似简单的举动,田晓燕要一遍又一遍地教。她说,直到现在小可还不会自行如厕,这让她有些着急:“ 他已经 4 岁多了,很快就要没有适合他穿的纸尿裤了。”

随着小可年龄的增长,寸步不离地跟着姐姐并不是长久之计。田晓燕说,希望能尽快找到可以接纳弟弟的学校,让他能学会跟他人相处,尽量融入外面的世界。

声音:我真的不是 “ 伏弟魔 ”

此前,曾有媒体报道了田晓燕姐弟的故事,网友也发出了一些不太悦耳的声音。

“ 有人说,我爸妈不想管他,就把弟弟丢给我。” 田晓燕解释道,照顾小可所产生的费用都是父母负担的。早在父母商量着家中再要一个孩子之前,就已经询问过她的意见并获得了同意。“ 父母还考虑了万一他们老了怎么办,我说那我就来照顾。”

在小可到长沙之前,田晓燕跟父母之间还进行了一场 “ 争夺战 ”。她发现,父母爷爷奶奶对孩子有些过于溺爱。加上年事已高,并不能给孩子较为科学的教育。

据悉,小可现在跟她一起生活还处于 “ 试用期 ”。这段时间内,田晓燕教会了弟弟穿鞋等基本生活动作,也让他知道可以用贴脸、亲吻等动作表达喜爱。“ 我向他们证明了,我能带给他改变。”

其实,姐弟俩是双向选择的关系。来长沙之前,母女俩把最后的决定权给了小可。在跟妈妈还是跟姐姐的选择中,小可曾牵起了姐姐的手。田晓燕说,父母的年纪会越来越大,对弟弟,她将永远不会放弃。

来源:潇湘晨报

分享文章到:

相关新闻

推荐阅读

加载中...